古田归来

上周参加了南京雨花青企会组织的古田红色教育旅行,回来后有个企业家朋友问我收获大吗?我说收获很大,他说是更爱国了吗?爱国当然是一方面,但我收获最大的其实是组织建设,这本身也是我去的出发点。

历史是一面镜子,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前人可能很大概率都遇到过。我党初期拉一堆人去革命,和我们找些人一起开个公司创业其实是差不多的意思。不同的队伍因为一个愿景和利益,合并到一起相当于公司并购,里面最困难的不是合并抱团,而是合并后,新的人员类似于公司内新的合伙人加入后的组织及管理问题,打了胜仗还好,打了败仗一定是互相指责,甚至出现派系,最后甚至对人不对事。

我党初期革命军的成分其实非常复杂,有苏联过来的专家,有朱德这样的旧军阀,也有黄埔军校的高材生,有文化的,没文化的,留过学的,以及农民出生的不同成分的人混杂在一起,没有争论,没有争吵是不可能的,有些事情甚至是不可调和的。同样在今天,一个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由于不同背景的人的加入,对同一件事一定也会出现不同的观点和理解,在决策上也会各执己见,是一人独大,还是举手表决?是自上而下的管理还是自下而上的民主?从我现在的理解看,我党的民主集中制真的是制胜法宝。

龙岩的街道上布满了“思想建党,政治建军”,我第一感觉就是这2句话好像是一个意思啊,但随着对朱毛那段历史的了解,才真正深刻理解这其中的智慧。对于一个公司的来讲,“思想建党”等于是领导班子统一思想,统一价值观,这样不至于在大的问题上产生分歧,而“政治建军”说白了就是从组织架构上保证领导层的思想能从上而下贯彻执行,是执行力的组织表现。

在我写这篇心得的时候,优通已经快成立11周年了,我第一次意识到价值观统一的重要性,我们针对优通的历史,现状制定了优通的内部管理价值观。

上图类似于“思想建党”,而“政治建军”,类似于在组织架构上,核心岗位的关键事务也需要进一步明确,否则领导岗位,核心岗位就可能会出现看起来很忙,但依然打不好仗的情况,所以我们制定了优通的关键岗位关键事务。

古田回来后,疯狂的爱上那段历史,我觉得那段历史会对我们的发展提供很多的参考和营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