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

我们每个人都无可避免的会老去,人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我以前不是太懂,这几年看着奶奶逐渐变老,逐渐变得忘掉了很多事情,我自己这几年随着应酬的增多,经常酩酊大醉,上面说的两件事看起来关系不大,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深切到感受到这两件事状态的一致性。

其实人老的时候,就是喝醉的状态,换句话说,你想体验下人老的时候的感觉,来瓶二锅头就够了。前几年奶奶就开始变得记忆衰退了,但她仍然记得我最爱吃香蕉,每次过去,她都执意到超市买些香蕉,后来有一天我和她东一搭西一搭的聊天,她提到我的表妹,说她还在那所中学吗,快毕业了吧,我当时惊呆了,她毕业都好多年了啊,后来每次我和奶奶聊天,我都发现她会忘记一些东西,她不再记得我喜欢吃香蕉了,但她记得我是她的大孙子,那时候我才发现,我们的大脑记不住所有的东西,大脑就像篮子,在人生的旅途中,你不断捡到各种时光,欢乐的,痛苦的,篮子会破,就会有东西掉下去,但有些东西即便篮子破了,你仍然想紧紧抓住。

人喝醉的时候和人老的时候有很大的相似性,你会忘记很多事情,但不会忘掉最重要的事,我们清醒的时候由于知道的事情,处理的事情太多,常常忘了什么是最重要的事,谁是最重要的人。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接到一个中学室友的电话,叽哩哇啦说文明兄这个文明兄那个,我早就忘了他说什么,但是我很感动,我是他可以信任的朋友之一。人生的意义不就是如此么,我们终究留不下什么东西给自己,但能留下给别人珍惜的时光就足够了。

意识到我们会老去,会喝醉,所以我们需要在我们人生最有精力的时候给未来逐渐老去的自己做好一些规划,就像当我们享受美酒之前,别忘了告诉身边不喝酒的同学,车钥匙在哪,家住哪里,这样无论醉多久,不会在醉的时候危险驾驶,无论醉多久,也能找到回家的路。

关于“用户需求”的一些思考

这么多年,骨子里的热爱仍然是做产品,从96年上大学开始,就觉得一个人行走江湖,有个笔记本就够了,这是江湖中人的剑,而在键盘上疯狂敲击的代码则是我们一招一式的功夫,那时候崇拜江民杀毒软件的江民,崇拜超级解霸梁肇新

个人英雄的时代一去不复返,那个时代本质的红利是需求远大于供给,2002年我创立了oicqs.com,并依据qq增长的红利做了“QQ秀”,山寨的“QQ秀”比后来正式的“QQ秀”更早,那时候第一次体验裂变,直到自己没钱维持服务器的费用关闭,这是迄今为止我所做的唯一一次产品裂变,后来至今没有做出一款裂变的产品,生活就是这么讽刺,你无疑中有个机会,但意识不到,等到你意识到的时候早已溜走。

oicqs.com关闭后,穷的连域名续费都续不起了,于是到了中兴南研所继续从事研发,2005年后转岗到质量管理,不再编程了。但真正的码农应该是写到基因里的,下班后的时间不自觉的又做起了英雄梦,那个时候痴迷PDA,当时是基于WindowsMobile系统的,无意中写了一个很简单的程序《超级尺子》,就是把手机变成一把尺子,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小程序,居然在当时最知名的Pdafans论坛持续排名第一几个月,后来被西班牙《PC WORLD》,英国《PDA Essential》报道,今天回过头来想,仍然是需求大于供给的红利。

上面这2个产品,后来给自己一个严重的错觉,就是做产品很简单,按照自己所想的做就可以了,而且从不分析用户,也不画像,甚至误以为自己做的产品大家都应该很喜欢才对。

到今天,尤其今年,当我持续思考如何做一个牛逼的产品的时候,就逐渐陷入了迷茫之中,突然发现之前是没有理论的,全凭感觉,而我的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变化已经无法感知年轻及其他大群体的需求了。2个月前的一个下午,我一个人开着车,跑到一个没什么人一个湖边的酒店,问前台要了几张纸,一支铅笔,想了真正一天,想出了一点点思路。

我把需求分为两类,第一类是用户会主动去找的,第二类是被引导的,有时间才会去用的。

第一类用户主动会去找的需求就是刚需,这些刚需在马斯洛的人类需求模型上最下面的3个层面上体现最多: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对应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今天已经是各个巨头盘踞的领地,见缝插针其实相当困难。

第二类需求是体验类的需求,并非刚需,所以这个领域之前没有被BAT当做最高优先级,但这几年冒出的今日头条恰恰就在这点上进行了突破,无论头条的信息流,抖音,还是被关闭的内涵段子,这些东西用户没时间的时候不用也不会觉得不自在,但一旦用了,就会花大量时间在上面。

依据这个理论,我又可以解释出现在移动互联网中出现的“拉活”,“Push”等现象,即用“刚需”吸引用户,用“体验”留住用户的时间。比如手机是刚需,你打开手机被迫看到的弹窗内容则是用刚需引导到体验,比如乘电梯是刚需,在电梯中被迫看分众的广告则是体验。

对于一个梦想改变世界的人,每一个梦想面前都是厚厚的一道墙,你不知道门在哪里,你不知道开关在哪里,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安静,安静到可以听见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脚步声,让心去绘制一份更高维度的地图,眼睛才能看到缝隙里的光。

最后,希望自己,希望优通能够有朝一日做出一款成功的产品!

关于“私域流量”的思考

2019年8月28日,今天申请了zhouwenming.com,这像是20几岁自恋狂时候的行为,但今天申请的原因并非如此。

最近“私域流量”这个词很火,也引发了我的思考,上上周崔牛会在南京一个闭门会议,十几个创始人讨论到底企业应该怎么做私域流量,结果很多,有微信群,微信号,服务号,小程序,PC网站,APP,通讯录等。

但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私域流量呢,微信群是自己的么?微信群是微信的,同理个人微信号,服务号,小程序等都受制于腾讯。朋友圈是自己的么?其实也不是,在微信里你找不到可以导出朋友圈数据的地方。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永久的私域呢?目前我分析只有一种,就是域名,这个跨越全球的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只要记得续费,没人有权利抢走你,所以域名是私域的落脚地。而微信号,抖音号,微博号,微信群等各种其它工具理论上只是私域内容在这些平台上的投影。

那我们私域的品牌是什么?对于公司就是公司的名字,对于产品就是产品的名字,而对于个人就是个人的名字,所以我申请了zhouwenming.com,8.28是个好日子,从今天开始,一些点滴的可以共享的思路就记录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