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思维方式的思考

在最近的工作中,我发现对于同一个问题,不同人的认知及思考截然不同,我简单画了一个图。

假设A这件事出现了问题,不同的人会有这几种思考方式:
1,第1类人会分解A这件事,查出哪个环节的问题,这是一种深度思考的方式,大多数的专业人员会很自然用这种,并找到问题的解决方案。
2,第2类人除了A的内部分解,还会加入和A并列的B,C,D等关联模块,关联部门的因素一起思考,这就是思考的宽度,当思维既具备深度也具备宽度,思维本身就是一个面了,也就是全面思考
3,第3类人在第2类的基础之上,又加入了时间的维度,也就是这件事情未来的发展预测及兼容,这就是思维的长度。

当同时考虑思维的深度,宽度,长度,思维便是立体的,具备这种思维方式的人在工作中相对较少,这个和其专业的深度,见识的宽度,经验的积累,自我的反思,及时的归纳,推理,演绎能力都很有关系。在组织架构中,部门领导是必须具备这种思维的,这点可以作为其重要的考核因素。

奶奶二三事

奶奶今天凌晨走了

一大早知道这个消息,我便匆匆叫了个车往奶奶家赶去,早上路上没什么人,小雨过后的能见度很高,瑞金路两边的梧桐树还是原来的样子,清晰的仿佛看穿了多少年的岁月

从我记忆开始,奶奶就一直住在瑞金路那边,奶奶6个子女,爸爸排行老大,一名下放到沭阳的知识青年,小学老师,每逢寒暑假,我们就经常一家人回到奶奶家这边,奶奶最小的两个儿子我的两个小叔是对双胞胎,只比我大两岁,城里的好东西要比乡下多,小时候每次我过来,奶奶都会偷偷给我一些玩具,印象中那时候爷爷常大声呵斥奶奶,让她不要做这个,不要做那个,好像觉得她什么也做不好,饭和菜都不让她烧,但我喜欢奶奶,每次回程的时候,奶奶会送我们到公交站,印象中会多送几站,脑海里还记得公交车起步的时候,我在车上,奶奶在车下挥着手的样子,奶奶瘦瘦的,但奶奶很有劲。

小学3年级的时候,有一天爸爸收到一封电报,上面只有两个字“速回”,我们第2天一早坐上了回南京的大巴,到了才发现爷爷因车祸走了,这个家的顶梁柱走了,剩下来的几十年,奶奶便独自一人撑起了这片天空。

后来我每次再来南京,奶奶就一直告诉我,将来考大学就考南京的大学,学习方面我比较争气,奶奶每次都拉着我的手,带我去买解放路上一条小巷子的烧饼和烤鸭,逢人边夸我,遇到捡垃圾的也说,遇到卖烧饼的也说,遇到卖烤鸭的也说,“这是我家大孙子,考试前三名!”,在我印象里,这辈子最好吃的烤鸭就是奶奶用铝制饭盒从烤鸭店打过来的烤鸭,有一年我生病了,奶奶问我想吃什么,我脱口而出就是烤鸭,吃完后真的好了很多。

后来上初中的时候,由于要拼命读书,奶奶家就少来了一些,初三那年爸爸让我考当时淮阴市最好的中学省淮中,他找了他年轻时候一个朋友帮帮忙,我和爸爸在这个叔叔家吃了个饭,叔叔的妈妈也在家,爸爸让我喊人,喊奶奶,那时候没有任何情商的我怎么也喊不出口,爸爸生气了,我还是不喊,我的生命里奶奶这个词好像只能给唯一的人。

也许是奶奶经常烧香的缘故,我如愿考上了省淮中,第2年弟弟也如愿考上了,为了我们上学爸爸找了个代课教师替他上课,又在南京兼职了一份工作,学校离妈妈200里,离爸爸奶奶400里,我记得好像是高二的时候,我只身一人第一次做长途车从淮阴到南京,那时候没有手机,连BP机也没有,我只有15岁,一路上充满了未知,也有点恐惧,刚从南京中央门汽车站下车,便遭遇了几个小流氓,故意拿箱子撞我,“小呆x,去哪啊”,我整个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但还是立马切换了南京话“干么四啊,瑞金北村”,后来到了奶奶家讲给奶奶听,奶奶便脱口大骂起来,“以后你就是说你是南京人,白下区的,我看哪个敢动你”,奶奶还是一个劲的和我说考大学考南京,考南航,离奶奶家近,以后就住奶奶家。

那几年的春节,叔叔婶婶姑姑姑父一大家子都会到奶奶家团聚,奶奶的嗓门很大,奶奶的口头禅永远都是“我们周家都不错,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有各的本事”,然后开始一个个的表扬,一个人主持了所有人的表彰大会。

1996年,我如愿考入南航计算机系,进入大学后,我便经常来奶奶家,到大二的时候我干脆办理了走读,一直住到奶奶家直到大学毕业,这3年是和奶奶朝夕相处的3年,那时候奶奶还在上班,总感觉她有使不完的力气,上完班还要回来给我们做饭,奶奶整天开开心心的,还笑话我吃饭太心细,一会在青菜汤里吃到个虫子,一会吃到个蜗牛啥的。奶奶不会省钱,有钱就立马花掉,奶奶每次发工资,可能当天就把钱花一半下去,我们管它叫放卫星,我这个孙子辈的,每次奶奶放卫星我都是最开心最好玩。

2000年毕业后,我便搬离了奶奶家,住到公司集体宿舍里,但我还是常回去,尤其发完工资,我觉得我也该放放卫星,每次过去奶奶都会买些我爱吃的烤鸭,又笑嘻嘻的讲虫子和蜗牛的故事,我会给奶奶一些钱,奶奶坚决不要,我硬给的时候,奶奶推我的手臂感觉力量大的像个男人,后来我学聪明了一些,先给500,不要再给少一点,200或者100都容易接受。大部分的时候,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奶奶就会拿出200或者100再给我。奶奶不记自己有多少钱,有钱就放在她房间进门的一个柜子里,所以每次她走到那个柜子边的时候,我知道她又要给我钱了,那个柜子几十年里就像一个宝盒,进进出出,有时候叔叔会给些钱,奶奶就会从这里面给些我们这些孙子辈。

奶奶的收入除了退休工资,还有一个来源就是在东干长巷的2套小房子的租金,我毕业第2年后,奶奶决定让我住在其中1套小房子里,还让我把户口迁过去,她一直觉得我就应该是个南京人,过个南京本地人的生活。

2003年东干长巷拆迁,奶奶突然面临了一个几十万拆迁款和一套现有住房的分配问题,4儿2女,其实这个并不是一道容易的题目,后面这个问题圆满解决了,但当时是有些意见不统一和小冲突的,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奶奶对我们不那么热情,仿佛她已经被扔到北极的冰窖里,感受不到一丝子女的温暖。我记得我和弟弟要拿一个奶奶家没有用的一个电视天线去做个试验,奶奶冷冷的问我们你们要干什么,我说这个已经没用了,我们拿去做个试验,那我们先不要了。我想以前奶奶连问都不会问,我可能也问都不会问直接就拿走了,但那天奶奶的反应应该是觉得子女后辈都在抢财产。大概10分钟后,奶奶又喊上我说,你拿去吧。

拆迁问题最终还是圆满解决了,有钱的子女少分一些,没钱的多拿些,奶奶最后这套房子留给了最小的儿子,南京人叫老巴子,老巴子叔叔结婚的时候,奶奶没去,奶奶觉得自己老了。

老巴子叔叔结婚后,就住在奶奶留给他的最后一套房子里,可能是生活习惯的不同,婆媳关系不是很好,后来老巴子婶婶就搬回娘家了,奶奶有段时间几乎一个人生活,白天姑姑,叔叔有时候会过来看看。

奶奶后面的生活就是在家看电视,有时候会出去捡易拉罐,起初子女都劝她不要再捡了,没有意义,后来发现如果她能快乐就随她吧。有时候我去看看奶奶,她不在家的时候我就会等等,有时候就会看到她拎一堆瓶瓶罐罐回来。

时间总是越来越快,工作也越来越忙,去奶奶家的次数开始变少了,后来离职创业,奶奶知道我开公司后特别开心,仿佛周家出了个大老板一样,最早我们公司在南京很偏的地方,后来2012年搬到市区后我第一时间通知了奶奶,奶奶有一天穿的干干净净,拎了一大袋子苹果到了我们公司,聊什么完全不记得了,只记得很开心,领走的时候我送奶奶都楼下,突然听见“咔嚓”一声,我吓了一跳,原来是奶奶看到了一个易拉罐,一脚就踩了下去。

2013年我搬家后,第一时间请奶奶过来看看我的新房子,奶奶过来一个劲的说好,怕影响我,她看了一会就说要走,爸爸搀着奶奶,我在后面看着他们的背影,突然有些感动,也许人生就是一段旅程吧,前半生我看着你表演,后半生你看着我表演。

2017年的一个秋天,我去看望奶奶,本来照例要给奶奶钱的,哪怕知道她不要,意思一下,可是突然发现由于一直用微信,口袋没钱,我准备去银行取点钱,奶奶不让,奶奶还执意要给我钱,她那个时候其实已经有点记忆模糊了,但对于我是大孙子,要给大孙子钱这个已经是习惯了,完全是一连贯的动作,她又开启了她的百宝箱,但是她没有像以前一样很快出来,我过去看的时候才发现奶奶已经没有钱了,只有一袋子硬币,最后奶奶给了我几个1元的硬币,我很开心的收下了,我知道我开心,奶奶就会开心。临别的时候奶奶一直送我到路边,我走了大概100米,想看看她回去了没,发现奶奶还在看着我,于是我过了街,在街对面200米左右我再回头看看,奶奶还在看着我,我无法用言语表达这种感觉,也许是不舍吧,她对我的不舍远远超过我对她的不舍吧。

后面几年奶奶就逐渐记忆模糊了,有时候会突然问我表妹学习成绩还好吧,我表妹都毕业十多年了,在她的记忆中还在上学,到后面甚至分不清2个小叔叔,分不清大姑和二姑,3个月前我再去看奶奶的时候,大姑正好也在,大姑指着我问奶奶我是谁,我以为她肯定不记得我了,没想到她脱口而出是大孙子啊,我总感觉人老的时候,记忆会衰退的很厉害,记忆里的很多东西会一件件丢弃,但是那个最大的最重要的她会一直留着,我是奶奶最重要的记忆之一,而她对于我也一样。

凌晨4点,奶奶走了,大姑整理她生前的衣物,那个进门的柜子打开,有一个黑色的沉甸甸的袋子,里面有几张皱巴巴的粮票,几张很老的1毛的纸币,还有一大袋子硬币,也许是多年一直留下的零钱,也许是以前捡易拉罐换的,但我知道这是奶奶的卫星,永远也放不完的卫星。

–2020.1.23日 谨以此文献给我最爱的奶奶

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

我们每个人都无可避免的会老去,人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我以前不是太懂,这几年看着奶奶逐渐变老,逐渐变得忘掉了很多事情,我自己这几年随着应酬的增多,经常酩酊大醉,上面说的两件事看起来关系不大,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深切到感受到这两件事状态的一致性。

其实人老的时候,就是喝醉的状态,换句话说,你想体验下人老的时候的感觉,来瓶二锅头就够了。前几年奶奶就开始变得记忆衰退了,但她仍然记得我最爱吃香蕉,每次过去,她都执意到超市买些香蕉,后来有一天我和她东一搭西一搭的聊天,她提到我的表妹,说她还在那所中学吗,快毕业了吧,我当时惊呆了,她毕业都好多年了啊,后来每次我和奶奶聊天,我都发现她会忘记一些东西,她不再记得我喜欢吃香蕉了,但她记得我是她的大孙子,那时候我才发现,我们的大脑记不住所有的东西,大脑就像篮子,在人生的旅途中,你不断捡到各种时光,欢乐的,痛苦的,篮子会破,就会有东西掉下去,但有些东西即便篮子破了,你仍然想紧紧抓住。

人喝醉的时候和人老的时候有很大的相似性,你会忘记很多事情,但不会忘掉最重要的事,我们清醒的时候由于知道的事情,处理的事情太多,常常忘了什么是最重要的事,谁是最重要的人。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接到一个中学室友的电话,叽哩哇啦说文明兄这个文明兄那个,我早就忘了他说什么,但是我很感动,我是他可以信任的朋友之一。人生的意义不就是如此么,我们终究留不下什么东西给自己,但能留下给别人珍惜的时光就足够了。

意识到我们会老去,会喝醉,所以我们需要在我们人生最有精力的时候给未来逐渐老去的自己做好一些规划,就像当我们享受美酒之前,别忘了告诉身边不喝酒的同学,车钥匙在哪,家住哪里,这样无论醉多久,不会在醉的时候危险驾驶,无论醉多久,也能找到回家的路。

关于“用户需求”的一些思考

这么多年,骨子里的热爱仍然是做产品,从96年上大学开始,就觉得一个人行走江湖,有个笔记本就够了,这是江湖中人的剑,而在键盘上疯狂敲击的代码则是我们一招一式的功夫,那时候崇拜江民杀毒软件的江民,崇拜超级解霸梁肇新

个人英雄的时代一去不复返,那个时代本质的红利是需求远大于供给,2002年我创立了oicqs.com,并依据qq增长的红利做了“QQ秀”,山寨的“QQ秀”比后来正式的“QQ秀”更早,那时候第一次体验裂变,直到自己没钱维持服务器的费用关闭,这是迄今为止我所做的唯一一次产品裂变,后来至今没有做出一款裂变的产品,生活就是这么讽刺,你无疑中有个机会,但意识不到,等到你意识到的时候早已溜走。

oicqs.com关闭后,穷的连域名续费都续不起了,于是到了中兴南研所继续从事研发,2005年后转岗到质量管理,不再编程了。但真正的码农应该是写到基因里的,下班后的时间不自觉的又做起了英雄梦,那个时候痴迷PDA,当时是基于WindowsMobile系统的,无意中写了一个很简单的程序《超级尺子》,就是把手机变成一把尺子,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小程序,居然在当时最知名的Pdafans论坛持续排名第一几个月,后来被西班牙《PC WORLD》,英国《PDA Essential》报道,今天回过头来想,仍然是需求大于供给的红利。

上面这2个产品,后来给自己一个严重的错觉,就是做产品很简单,按照自己所想的做就可以了,而且从不分析用户,也不画像,甚至误以为自己做的产品大家都应该很喜欢才对。

到今天,尤其今年,当我持续思考如何做一个牛逼的产品的时候,就逐渐陷入了迷茫之中,突然发现之前是没有理论的,全凭感觉,而我的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变化已经无法感知年轻及其他大群体的需求了。2个月前的一个下午,我一个人开着车,跑到一个没什么人一个湖边的酒店,问前台要了几张纸,一支铅笔,想了真正一天,想出了一点点思路。

我把需求分为两类,第一类是用户会主动去找的,第二类是被引导的,有时间才会去用的。

第一类用户主动会去找的需求就是刚需,这些刚需在马斯洛的人类需求模型上最下面的3个层面上体现最多: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对应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今天已经是各个巨头盘踞的领地,见缝插针其实相当困难。

第二类需求是体验类的需求,并非刚需,所以这个领域之前没有被BAT当做最高优先级,但这几年冒出的今日头条恰恰就在这点上进行了突破,无论头条的信息流,抖音,还是被关闭的内涵段子,这些东西用户没时间的时候不用也不会觉得不自在,但一旦用了,就会花大量时间在上面。

依据这个理论,我又可以解释出现在移动互联网中出现的“拉活”,“Push”等现象,即用“刚需”吸引用户,用“体验”留住用户的时间。比如手机是刚需,你打开手机被迫看到的弹窗内容则是用刚需引导到体验,比如乘电梯是刚需,在电梯中被迫看分众的广告则是体验。

对于一个梦想改变世界的人,每一个梦想面前都是厚厚的一道墙,你不知道门在哪里,你不知道开关在哪里,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安静,安静到可以听见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脚步声,让心去绘制一份更高维度的地图,眼睛才能看到缝隙里的光。

最后,希望自己,希望优通能够有朝一日做出一款成功的产品!

关于“私域流量”的思考

2019年8月28日,今天申请了zhouwenming.com,这像是20几岁自恋狂时候的行为,但今天申请的原因并非如此。

最近“私域流量”这个词很火,也引发了我的思考,上上周崔牛会在南京一个闭门会议,十几个创始人讨论到底企业应该怎么做私域流量,结果很多,有微信群,微信号,服务号,小程序,PC网站,APP,通讯录等。

但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私域流量呢,微信群是自己的么?微信群是微信的,同理个人微信号,服务号,小程序等都受制于腾讯。朋友圈是自己的么?其实也不是,在微信里你找不到可以导出朋友圈数据的地方。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永久的私域呢?目前我分析只有一种,就是域名,这个跨越全球的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只要记得续费,没人有权利抢走你,所以域名是私域的落脚地。而微信号,抖音号,微博号,微信群等各种其它工具理论上只是私域内容在这些平台上的投影。

那我们私域的品牌是什么?对于公司就是公司的名字,对于产品就是产品的名字,而对于个人就是个人的名字,所以我申请了zhouwenming.com,8.28是个好日子,从今天开始,一些点滴的可以共享的思路就记录在这里…